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债券

水深齐腰美食

2021-01-12

【陈力娇小小说作品】

大罗勒密河和小罗勒密河的汇集处,水深齐腰,宽五十米。

开拓民遣返的人流走到这里,望着江水黯然神伤。这一行人有千名之多,他们要去葫芦岛,从那里乘船返回日本。日本战败了,政府不管他们了,他们就像没妈的孩子,拼死也要找到母亲的 。

风大水急,没有船只。他们只好把一根眩晕;召唤兽:青龙推荐阵法:1信赵李吕琴/2庞李孙吕琴;召唤兽:玄武/白虎建议武将等级:45左右长绳拴在两岸的树上,然后捋着绳子过河,风把长绳吹成月牙,站不稳的人若抓不住,瞬间就被河水冲走了。

加滕代子很幸运,她抱着孩子到达了对岸,和剩余的七八百人继续赶路。

刚走了半个小时,前方传来枪声,他们吓得躲进了树林,也就是一棵烟的功夫,一群人跑了过来,他们手里提着枪,身上流着血,细看是他们的同胞关东军,他们与苏军接了火,被打得溃逃下来。

为首的是坂元,坂元看到林子里这么多开拓民,眼睛一亮,命令他的兵,扔掉帽子,扯掉领章和肩牌,扮成开拓民躲在他们之中。

加滕代子瞅准空隙,来到坂元身边,她制止坂元:你们不能这样,不能和我们混在一起,中国人不杀开拓民,可他们会杀你们。

坂元眼露凶光,恶狠狠地回道,中国人不杀你们,可苏联红军不认你们,只要是日本人,谁都逃不过。加滕代子不退步:我们是老百姓,你们是刽子手,我们来满洲,是政府逼来的,你们呢?坂元不愿和加滕代子罗嗦,他的肩膀还流着血,就四下里找卫生员包扎,顺便丢给加滕代子一句话,要死大家一起死,什么开拓民,还不一样来喝中国人的血?

天暗了下来,走了一天路的开拓民都饿了,背上的孩子们开始哭闹起来,吃奶的婴儿更不饶人,他们已将母亲的奶头吮破,恨不得吞下去。

坂元靠着树干假寐,他在估算战情,孩子们的吵闹让他心里不静,更要命的是还会暴露目标,北面的炮声越来越近,一定是苏联红军在攻克某一个山头,被发现是眼前的事。

坂元不耐烦了,他气急败坏,指着加滕代子怀里的孩子吼道,别让他哭!

可是怎么能制止住,孩子们的哭声就像手雷,一个炸都跟着炸,顿时无数张小嘴,把树林都吵翻了。

他们太饿了,母亲的 似干柴棒,他们已经忍无可忍了。

离坂元不远的一棵树下,一名妇女怀里的孩子哭得最响,坂元怒气冲冲对警卫兵说,去,把他弄死!

警卫兵去了,可他下不了手,站在那里迟疑一会儿,他跑了回来,向坂元敬礼:报告,那是个健壮的孩子!

坂元火了,起身给了他一个耳光,然后自己冲到那妇女跟前,下最后通牒,他指着孩子对妇女说,如果他不死,你就得死;如果你不死,全团的人都得死,你选择!

妇女没有选择,她把孩子抱得更紧,惊恐的双眼,瞪得又大又直。

坂元一挥手,又过来一个士兵,士兵不敢怠慢,在坂元的注视下,抢过那个孩子,举过头顶,但是这当儿,他还是犹豫了一下,手抖了,孩子落地时,力量轻了些,孩子没死,没死的孩子哭声越发不依不饶了。坂元骂了声八嘎,拾起孩子,甩三节棍一样,把他掼在树干上。

全场的人都闭上了眼睛,他们听到噗的一声,孩子没声了。

其他抱着孩子的妇女,急忙用奶头堵紧孩子的嘴,唯恐灾祸降临到自己头上。

可这只是暂时的机器人就能挥刀削出厚薄始终如一的面片儿了。,就像有谁在暗中操纵,一分钟后,孩子们集体的哭声更加嘹亮,如进军的号角一般,把坂元的腿都吓软了。他抽出战刀,命令警卫兵传递下去,有孩子的妇女,都集中到林中的空地上,集中处置。

妇女们都来了,她们都紧紧地搂住自己的孩子。

坂元命令她们分帮坐好,八个人一堆儿,坐成十五个圈。然后由他开始训话。坂元说,大家都听好了,想活命的,就亲自动手送你们的孩子上路,不想活命的,就随你们的孩子一起去死,决不能让你们这些人影响了全体,大日本皇军是以帝国利益为重的!

没有人吭声,孩子们的哭声变成了抽泣。起风了,树叶一阵阵摇晃,鸟儿预感到厄运来临,轰然起飞,寻找别的栖息地去了。

还是加滕代子先说了话,她把孩子放在另一位妇女的怀里,一步一步向坂元走来,她跪在地上,恳求坂元:就近找个村屯吧,把孩子们寄养给中国的老百姓,他们是仁善的,他们不会坐视不管的!

坂元的眼睛瞪得瓦亮,像两把尖刀,剌向加滕代子,他抬起他的大皮靴,瞬间把加滕代子踹倒,嘴里凶狠地吐出,叭嘎!他这话一出口,加滕代子就知道完了,没希望了。但是她没有服输,她死也要把心里的话说出来,她高扬着声音对坂元和卫兵们喊,你们不接受他们的恩赐,实则是你们对他们做孽太深,多少中国人死在你们的枪口之下?你们还要杀同胞!

加滕代子的话音刚落,一颗颗手榴弹甩在妇女和孩子们中间,浓重的烟雾腾空而起,大块大块的尸体夹杂在火光中,瞬间他们都变成了冤魂,碎肉挂在树上,对着日本呜咽。

南京看白癜风权威医院
七台河好牛皮癣医院
西安医院哪家男科医院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