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信托

道破天穹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诡异搭配

2020-05-21

道破天穹 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 诡异

在那个悠久的年代前……

也就是混沌之初……

这个世界……

荒域天河……

就已经存在了!

‘先来者’比起它们来,也只是后来者。

高志看到了那个时候他们的疯狂,他们疯狂的摄取着各种大道的力量,大势力量的本源之力。还有许多力量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而四散开来。

然后,他看到了其中一些人影开始巨大化!

那暴虐,恐怖如海的力量充斥着他们的身躯,这是他们无法控制的,他们必要靠不断放大自己的身躯让自己变的更大,不过,变化的也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而变大后的他们,依旧如入魔了一般,仍然在疯狂的汲取着一切。有许多力量在那里都是呈现有形的,各种大道的力量都可以摄取。

这就是最开始的情况,荒域天河将这一切都记载了下来。然而之后的事情高志并没有看到,因为水流的速度过快,水流的速度也就是时间的速度。

仿佛是水流化为了时间所形成的记忆,于这大河中存储一般。高志眼前光芒不断闪现,他看到了十三位模糊的身影。

他们在创界!

巨大无比的世界,同时那些世界又与这里建立了一定的联系。有自我意识从那虚无中被他们引导入了那些大世界中,同时也有他们自身的力量流入其中,可助那些意识活下来。

而同时进行的还有混沌杀界这边,在被他们进行一定限制后,那些自我意识的诞生,也如他们曾经一样,疯狂的汲取着意识的力量。

那争抢不过的,便是身躯很小的,也就是普通人的身躯。换句话说,也是后来的仆者。

再到后来,这个界限逐渐泾渭分明,有些一诞生就是巨大的身形了,被定义为战者。也有许多一出生都是普通人,为定义为仆者。

两者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体系,也就是混沌圣界现在的状态。这个时间的存在很久,很久,不曾被打破过,也不曾出现过任何问题。

“那是九尊四方界。”

高志看了过去,他看到了血气冲天的残暴场景。无数的生灵在厮杀,悍不畏死。他们的眼中满是杀意,根本就不顾自己的安危。

种族与种族……

势力与势力……

亲人与亲人……

小世界与小世界……

大世界与大世界……

他们之间,只有杀戮!

便是那刚刚诞生不久的孩童,都是一脸杀气,刚刚成长起■本报 刘丽靓来,就加入了厮杀中。那个场景让人不敢再看,因为有太多的生灵死去了。

不管是处于襁褓中的,还是已经老的不成样子,行将就木的。只要是处于在那个世界里,就会被杀戮卷入其中,他们所能够做的,所能够看到的。

只有……

杀!

高志神色冰冷,太过暴虐,太过恐怖了。没有任何情感在其中,完全就是一个为杀戮而形成的世界,和神奇描述的一模一样。

而那个世界是完全存在的,存在于上一个上古纪年!

河水依旧在澎湃,还在流动着。

荒域天河非常的诡异,甚至这就是时间长河。

高志在这里看到了太多的事情,他看到了混沌圣界与九尊四方界中都有一股莫名的力量流入到了另外一处虚无的地方。

那个地方这里竟然没有出现具体的情况,似乎是无法记载一样。但是高志却很清楚,那就是九元尊四方帝所待的地方,他们处于暗中沉睡,吸收着所有力量。

因为那些力量是,自我意识诞生后所附带的最纯正的生机。那种生机每一个生灵都会有,只有那生机才会让‘自我意识’真正的成为生灵,否则的话,根本就不会有那个机会。

高志眸光越发的凌厉了,这就是他们的图谋。

汲取一切的生机为己用,让自己的力量更加的稳固,让自己的生命更加的长久。

他们活不够,想要获得永恒的力量!

四周的一切还在变幻着,并不是按照一定的时间顺序,而是高志碰到了那一片区域,就看到了那个时候的事情。

他同样也看到了最初的那四十九位在厮杀,惊天动地,那等威势根本就无法想象,完全超出了高志的认知范畴。

神奇与地灵圣母都展现出了不俗的战力,他们真的很强,在最后的关头脱身,建立了地族所在的区域,隔绝了一切。

高志不断摇头,他对这一切的发生打心底的很失望。前方再度流转,一切都在加快……

“嗯?”

高志眉头一挑,他竟然看到了清虚!

“金色眼镜蛇”联合军演(资料图)

荒域天河连他的到来都知道,故此也记录了下来。不过也正如高志所想一般,清虚并没有做把税收宣传以公益广告的形式固定在电视上播放;广播里经常以节目互动形式实施税收问答、税收宣传等;报刊上开辟税收专栏专版专题、组织税收征文、开展有奖知识竞赛等活动;互联上办站开设论坛任何事情,他来到这里后,只是看了一眼,便离去了。

可他的眼神却明显的流露出了淡淡的杀意,他知道自己对付不了‘天’,故此退去了,只为健全他的因果轮回之法。

随后,高志又在同一个地方看到了他自己的身影。一切的一切,都似乎难以逃过这荒域天河,他就如一本古籍,记载了一切混沌圣界所发生的事情。

“好诡异的一条河。”

高志叹了口气,可惊异的事情并没有因此而消失,因为他又看到了清虚界。

他敢说,那绝对是现在的清虚界。

整个世界光芒大盛,形成了最坚实的屏障,三界合一之法,那威势便是裁决者、天战者都不可能在第一时间打破。

高志蹙眉,心底已经对这荒域天河很是佩服,那明明是被九元尊四方帝创造出的世界,可依旧被它所知。

紧接着,又出现了天界战场。

亿万毁灭大军在对峙,蠢蠢欲动。不过他们恪守着时间的定律,并没有去打破这一点,否则的话,厮杀早就开始了。

高志眉头紧皱,他绝对确定,这荒域天河不曾出现在九尊四方界中,因为清虚天中根本就没有。不管是他高志现在所看到的,还是清虚曾经的记忆中,一丝痕迹都没有。

“难道说,这是一条完全由时间形成的天河吗?”

高志心思转动,如果是这样的话……

那就太可怕了。

时间是一个禁忌领域,肉身也是一个禁忌领域。这都是九元尊四方帝不愿意让普通生灵触碰的,在他们看来,这是专属于他们的手段和力量。

任何生灵,都没有那个资格!

一旦触碰,除非有特殊的办法转移掉,否则的话必然殒命。如果当时的影响过大,绝对会直接惊动‘天’。

不久后,一切场景多消失了。

四周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什么也都听不到,什么也都感觉不到。

就在高志提防着会有其他变故的时候,四周仿佛出现了无穷无尽的镜子。每一个镜子种都有他高志的身影。

有他诞生的那一刻,家中剧变。

有他在洛风镇,被柳怡鞭策。

有他前往天门的路上碰到林阿庆的事情。

有他前往沧海城,遇到林岚的事情。

有他进入太初道场……

他的一生,竟然都在这里呈现了!

“时间,这是我逝去的时间……”

高志喃喃低语,那里有着太多熟悉的人了。有很多现在都已经被遗忘了,不曾存在,或者已经死去了,或者被他忘记了。

如那曾经叫他小师叔的龙遨云……

也如那一别成了生死别的龚雪娥、张凌等人……

高志张了张嘴,却感觉到很苦涩。

原来都过去了那么久了吗?

可是,这时间让这一切又都呈现在他的面前,是要告诉他什么吗?

时间是公正的,任何存在都不能够抵挡住时间的侵蚀。在时间之中,所有人都是平等的。

可也有人会打破这个平等,如现在的九元尊四方帝!他们据为己有,想让自己活的久,便夺取别人的生机。便是同为‘先来者’,也有很多死在了他们的手中。

“时间是公平的。”

高志低语,四周场景再度变幻。

这一次,只有他高志现在的身影,站在一片虚无之中,处于一种非常飘渺的状态中。但是,每道身影的表情却不同,或喜,或悲,或嗜杀,或仁慈……

一切的情绪都在其中呈现,如缤纷多彩的人生。

忽地,有大道宏音在高志的心底响起。

这只是声音,是最为纯粹的声音。没有什么好听不好听,没有什么清脆和嘶哑,也没有什么性别之分,更没有什么高声或者低声。

就是一道声音而已。

可高志却听出了其中一句话,一句他曾经都没有想过的一句话。

“己身为始,便是源。”

类风湿关节炎消肿止痛
跌打损伤多吃什么食物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怎么吃
小儿食积发热特点
河南白癜风治疗费用
乌海白癜病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