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金融

战荒乱第六十七章梦中血影搭配

2020-05-21

战荒乱 第六十七章 梦中血影

杨凡再次闭上了眼睛,开始拼凑记忆中的零散碎片,想要再次观看一遍沉睡之前的一些经历。很快在精神空间里,杨凡再次回到了三百多年前的一幕。

此时在xiǎo南山镜湖湖边,此时在湖边正有十几个身影站在那里,为首的是一个身穿黄色长衫的中年男子,只见他神色平静,自带一股威严。众人一边赏景一边在观看一个少年在前边练剑。这少年,身穿紫色蚕丝锦衣,皮肤白皙,剑眉斜眺,目若朗星,下颏尖尖,面容俊美更胜过女子一分。此少年正是杨凡

只见他神情专注眼神锐利,宝剑上下翻飞,剑法虽然并不精妙,但一招一式都拿捏的精准。而且他出招果断,平稳利落,看得出每一招至少练习了不下千遍。

突然间杨凡招式一顿,接着身形颤抖,似乎在忍着这极大的痛楚。可是他依旧坚持着,手持长剑继续的出招。不过没走几步,持剑的右手无力地垂下并拄在地上,左手死劲揪着自己胸口,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落下来,嘴角不住的颤抖着。

“凡儿!”

这时那身穿黄衫的中年男子疾步走来,快速的检查了一下杨凡的情况,一伸手一个玉瓶浮现而出。从中倒出一粒金色药丸送进他的嘴里,很快见杨凡的面色好转,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没事了父王,放心,还死不了。”杨凡站起身,轻快的在其身前耍了几剑,示意父王自己一切安好。

父王看着此时的杨凡,眼中满是愧疚之色,十几年了,自己从未间断的找了不少的高人却一直没将儿子的病医好。这让自己这个做父亲的,每次看了都是心如刀绞。

杨凡见斧王伤心,可以转了个话题。看着美丽的镜湖,不由得心神舒爽。

“父王,这里太美了,真希望死后能够葬在这里,与日月为伴与群山为临。”杨凡一边赞赏这景色秀丽,一边开着玩笑説道。

“凡儿,以后这种玩笑不准乱开,你的病一定能够治愈。再者,此处风景虽好,但却不适合作为墓葬之地。死后尸体葬在这里很容易会尸化,除非你想变成那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男子慈爱的看着少年,故意吓了他一句,当然他説的也是实话。

“那还是算了,那东西太过可怕,还真是可惜了这片好地方。”

这时,远处有几个青衣侍女走来,手中拿着托盘。杨凡抬头一看,现在已经日上当头,闻到美味,肚子也跟着不争气开始‘咕咕’地叫了起来。

杨凡紧走几步,来到打头的那个侍标普发言人表示女面前揭开托盘的盖子,见里面装着刚烧好的鲤鱼,贪婪地吸了一口香气。双手不断的摩挲着,将第一个托盘放在一张桌上后,第二个侍女也走了过来。中年男子坐好伸手去拿竹筷,不过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筷子竟然没有拿稳,‘啪叽’一声,掉在了地上。

杨凡一个俯身,就要将筷子捡起,不经意间,有一丝亮光闪了眼睛一下,不解的仔细一看,竟是一把青铜匕首,而此时那侍女已经到了父亲的面前。

“xiǎo心!”

杨凡想都没想就起身挡在了父亲的身前。

“噗!”

鲜红的血液染透了衣衫,在杨凡最后的记忆中,只依稀记得父亲那愤怒、焦急、惊慌的面孔。

于是世界很快便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看到这里,杨凡十分难受,这竟然是他与父亲的最后一面。不过也终于明白了为何自己修炼困难,原因就是自己的体内的纯阳之血霸道之极。然而杨家祖传的功法却是属性阴柔刚好相反。想来自己修炼了几年没有直接暴毙已经是奇迹了。

看到这里并没有发现奇特的地方,杨凡想了想,虽然觉得不太可能又去看一眼太叔拔那段记忆。不过没想到段记忆直到陷入黑暗之前都是处在青州,所以直接略了过去。

两段记忆都没有奇怪之处,杨凡皱了皱眉,将目光看向了另一片内黑暗的空间里,并很快就融入进去。因为这才是自己这具身体真正的记忆。

黑暗,眼前有的只是黑暗。这里没有时间的流逝,仿佛连思想都停止了一样。身体也没有任何感觉,飘飘忽忽,如一缕青烟,有的只是一股意念在波动。于是自己陷入了浑浑噩噩之中,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间一股恐怖的感觉将自己惊醒。

只见黑暗中一个庞大的东西接近了自己,走进了一看,竟然是一个由鲜血组成的人形怪物。杨凡知道这东西一定是奔着自己来的。于是想要逃离,可是却发现,自己已经被禁锢根本就动弹不了。

“不!不!你是谁给我滚开!”杨凡大声的喊着,可是对方并不理睬自己。

只见他伸出了双手,开始禁锢自己,并且不断地用奇异的力量挤压自己,那种痛苦直接深入了灵魂的深处,无法摆脱。

此时屋子里的几人全都围在了杨凡身边,只见杨凡浑身颤抖不停,豆大的汗珠从额头留下,衣服已经湿透,想来定是在承受某种莫大的痛苦。

“凡哥哥”

“大哥”

“主人”

“大哥怎么了,我怎么感觉浑身瘆的慌!”此时就连无之祁也窜了过来,只见它浑身毛发竖起,应该是敢觉到了什么。

“不要惊慌,这只是杨少侠梦中的东西,想来是才被他发掘出来。虽然可怕,但并不会对他造成实质的伤害。”许由也是一阵的心惊不已,不过好在这只是梦境,所以吩咐大家不急惊慌。

“我能感觉,主人在梦境里一定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东一般在10个工作日以内。但目前西,而且那东西的强大和恐怖,竟然能透过主人的感受被我感知到。”媚娘感觉到一阵的毛骨悚然,因为狐族天生就对灵魂有着独特的感知,就连修炼的术法也多是作用在灵魂之上。所以她的感觉比较深切一些。

不过正在几人十分心惊的时候,忽然杨凡面色平静了不少,直到完全的恢复了正常。至此大家总算是松了口气。

“呼吓死我了,要不要叫醒他?”马xiǎo玲长出了口气,对着许由问道。

“不必,他若要醒来,自己会醒的。”许由摆了摆手,示意大家继续等待。

记忆中的杨凡正在努力的挣扎着,他甚至看到了那个血影裂开嘴,正发声地大笑着。可是突然间自己似乎燃烧了起来,不过却是没有一diǎn的痛苦,而那个血影却像是见到了恐怖的东西一样,突然惊慌大叫了起来,不过却是听不到声音。

而且他刚刚碰到自己的一双血手开始了燃烧,并且一diǎndiǎn的开始在他的身上蔓延。最后那血影自断了双手,逃进了黑暗之中。而杨凡自然不会放过他,于是就在黑暗中,追了起来。不过最后那血影似乎跑得更快,而且凭空划开了一条裂缝钻入其中,再也不见了踪影。

于是疲累的自己就这样再次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中。

杨凡此时已经清醒了过来,不过他并没有急着睁开眼,而是继续回到漆黑的精神空间里探索。而且随着深入,他有陷入了浑浑噩噩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杨凡从迷蒙之中清醒过来,他感觉到自己似乎非常的孤独,想要离开这里。而且这股冲动越来越强烈,直到最后彻底爆发了出来。

突然他感觉自己周身亮起一股淡淡的灰蒙光华,并且自己被其包裹住。在这淡淡的光包裹下,杨凡似乎有了力量开始在黑暗中穿梭。他不停地游荡,奔走了不知多久,却始终无法冲出这漆黑的空间。不过他并没有放弃,继续坚持着。

终于前方出现了一个模糊的光diǎn,杨凡使出了最大的力量,好不容易到了近前却发现,自己根本就进不去。于是杨凡咬了咬牙毫不犹豫的狠狠撞了过去,结果耗尽了力量,即将重新陷入沉睡。好在这股意念在此前,终于冲出了黑暗。不过闭眼之前他唯一看到的只有一片荒凉,和一个dǐng天立地的模糊身影。

这之后,时间遍冻结在了黑暗中,一切都静止了,直到自己被人打扰,从沉睡中睁开了双眼。见到了那个被自己杀掉的刘长老几人。

此时杨凡总算是将生前和复活后的一切联系在了一起,没想到自己沉睡的时候,还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可是这也只是梦中,前后连通起来,依旧是没找到一diǎn关于外界大魔的线索。

“行了,终于醒了,太好了。”

“大哥,怎么样?”

“主人,我是媚娘啊,还记得我吗?”

“大哥,我是猴子,你咋样了?”

睁开眼后,终于再次听到了这么多熟悉的声音,杨凡心里一暖,恍如隔世。忽然,眼角有些湿润,杨凡长出了口气,好半天才平复了心神。

“没事,我还好,让你们担心了。”杨凡对着挤到眼前的几人笑着説道。

“啊!这家伙竟然哭了,我是不是看错了啊!”马xiǎo玲惊呼了一声,他从来没看过杨凡竟有如此的一面。

“瞎説,是猴子离得太近,口水喷到我的脸上了。”杨凡推开了无之祁的脑袋説道。

“有吗,我咋没发现?”无之祁挠了挠头,跳到了桌子上。

“杨少侠,刚刚看你惊恐异常,莫不是有什么发现?”许由见几人聊得差不多了,这才把话题引入了正题。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6html"qrcode{width:590px;margin:0aut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padding:15px20px;overflow:hidden;}qrcode会侧重在画面的表现力上。如果画面过不了img{float: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5"microsoftyahei";padding-left:15px;}qrcodeli{list-style:sare;margin-bottom:5px;}

扫描二维码关注17k官方,最新章节也可以在上看啦!diǎn击右上角号,选择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wap_17k”关注我们。回复"大奖你的号"参与活动。10部iphone6,万名会员等您来领!

无锡男科专科医院
张家口十佳癫痫病医院
成人骨质软化症吃什么药
汉森四磨汤调理肠胃吗
雅安治疗白斑的医院
徐州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