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美股

曲着一只手在胸前美食

2021-01-12

我又看见她了,弓着背,曲着一只手在胸前,拖着一只腿,向我迎面走来。

我盯着她,她浑然不觉,寸板头,一大半是斑白,穿着的黑绒长衫,胸前是大朵的殷红牡丹,披着她那件典型的紫色运动装的长袖外套,灰褐色的长裤,从上到下都是一样的宽,她的腿,就像是一根树杈,裹在一片灰褐色的云里一般,裤脚在后脚跟一甩一甩,裤子上沿着大腿点缀着一朵朵灰白色的小花,仔细看去,是牡丹,黑底红面的鞋子上出现的还是牡丹,我想,她的家人应该很喜欢牡丹。

她走到我旁边,站住了,距离我不足半米,看着我,绽开一张灿烂的笑脸。在这灰蒙蒙的天气里,我独自坐在清晨的花园,吹着清凉的风,她的微笑就如同太阳花一般耀眼,只见她的嘴巴一张一合,吐出一个个模糊不清的字眼,那话语如同是裹在黄河水里的砂石,让人听不清。我呆呆的看着她,只见她扬一扬她那一只正常的手臂,转身向她的路灯杆子直径奔去。

灰白的头发,紫色的外套随意的披在她那变了形状的身体上,弓着身子,亦步亦趋的向前走去,摇摇晃晃的走远了,远远地看见她趴在那根路灯杆子上,一动不动,如同长在了上面一般。

花园里只剩我了,星期六的早晨,坐在黑褐色的长椅上,听着几声零碎的鸟叫声,周围一片安静,视线里只有她一个身影,呆呆的看着,不禁想起她的一些事情。

第一次注意到她,是在我生日那天,那天一早我从银行取了钱,向图书馆前的花园走去,给朋友们一一打,说中午一起吃顿饭,在花园里打时,偶然将手伸进荷包里,心但在重型汽车起重机生产方面却一直是个空白。北方交通去年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搞研发里顿时一紧,空荡荡的,了那几百块钱,立即匆匆挂了,将荷包仔细的翻了个遍,还是没有,于是转身回去寻找。

那同样是一个星期六的清晨,校园里安静而空旷,没有几个人,我将走过的路线来来回回找了两边,一无所获,放弃了,就在校园里慢慢的踱着,继续给朋友打。看见了她,弓着背,埋头看着地面,蹒跚的往前走着,走走停停,手里拿着几个塑料瓶子,目光在地面搜索,似乎在寻找。

我忽然想起,在我来来回回寻找的路上,看见了她几次,而我从银行出来时,没走几步,她就出现在了身后。一路上,除了她就没见其她人,难道是她将我的钱捡了去?我看着她,疑虑万分。只见她,忽然在路边蹲下去,捡起地上的一个纸片,放在手中仔细的打量,看着纸片呵呵的笑,笑的那么肆无忌惮就像个小孩,我想她大概是也丢了钱吧!不禁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对她产生了几分亲切感。

说也奇怪,似乎自从那次之后,我就和她结下了缘分,在校园这块不大的地方,经常放眼望去,目光就撞到了她那一抹紫色的衣衫。她似乎整天都在校园里晃荡,不知她干嘛。

见到她最多的地方是在图书馆后面,清晨,我在那儿背英语单词,她忽然从路的另一端出现,那是在图书馆和围墙之间的一条路,一百多米的样子,路的两边静立着香樟此案在西城法院开庭审理。树,从树的缝隙里,偶尔窜出一根路灯,低头向地面凝视着。

我在路的一端背单词,她经常在路的另一端出现,从拐弯处出现在路的尽头,直奔一根路灯杆子,趴在上面一动不动,不知她在干嘛,连续几天之后,我揣着一颗好奇的心,不动声色的走过去,一边背单词,一边偷偷的看她。只见她目光直勾勾的盯着电线杆子,用她那一只完好的手,在抠电线杆上的油漆,雪白的杆子上已经出现了一块巴掌大的黑褐色的图案。

我在那条路上,来来回回,只见她以一种固定的姿势趴在电线杆上,一动不动,就像雕塑一般。坏了的一条腿,踏在路基上,坏了的一只手,曲在胸前,手指蜷缩着像鸡爪。我盯着她看,她浑然不觉,自顾自的用她那一只正常的手,专注的抠着杆子上的油漆,似乎在干一件上最伟大的事情。我开始怀疑,她的神经是不是不正常,我想作为一个正常人,不会天天准时的出现在那里,抠路灯杆子上的油漆。

她引起我极大的兴趣,于是我经常偷偷的打量她,我发现,她几乎只穿两套衣服,一套是,里面穿着一件黑绒长衫,外面披着一件紫色的运动装外套,下面褐色的长裤,一套是,孔雀绿的长衫,配一件黑色的长裤。

她每天很准时的出现在那里,路的尽头,那个拐弯处,从一片树林里走出来,直奔她的电线杆子,正好是面向东方,有时她走出来时,初升的太阳刚好落在她的脸上,满脸金黄,她微笑着,目不斜视,直径向她的目标走去,趴在杆子上,一动不动。大概半个小时过去了,她才直立起身子,看看的杰作,用手掌将杆子擦干净,然后修改一番,最后满意的笑笑,转身向路的另一头,向我迎面走来。

她抬头看看围墙,看看树,微笑着,一副极满意的样子。偶尔看见她忽然弯下身去,不知干嘛,走过去,才发现,她在拔草,围绕着树的小花坛边缘长出来的杂草。她将拔掉的杂草扔进花坛里,看一看,然后满意的笑笑。

多少次,她从我身边走过,我好奇的盯着她,她只是一脸的微笑,浑然不觉的向前走去,仰着头看看路边的树,或者低下头在路上寻找什么。

有一天,忽然下起了雨,我想她是不会来了,寂静的校园,只有我独自一人在这一条宽敞的路上徘徊,不禁有些失落,就像一个约好的朋友没有来赴约一般。我忽然发现,不知何时,我已经将她当做了我朋友一员,虽然每天在图书馆后面的这条路上相见,彼此互不认识,也互不讲话,但不知怎的,她竟然在我的心里投下了一抹深深的影子,让我在心里给她留了一个特殊的位置,她成了的一个特殊的朋友。

她不愧为我的好朋友,没有放我鸽子,七点钟的样子,她准时的出现在路的尽头,那个拐角处,目视前方,直径的向路灯杆子走去,然后趴在上面一动不动,天下着细雨,她没有打伞,在赤白的水泥路尽头,两旁翠路的香樟树,由宽渐窄的向她延伸过去,托住她的那一抹淡紫,路的中间是斜斜的细雨,一片朦胧,心里忽然一阵莫名的感动,在这里竟看出了诗意来。

那天,当她迎面向我走来时,我感激的盯着她,没有将我一个人丢在那里,她由远到近的走来,她的目光终于对上了我的眼睛,我友好的向她微笑,她竟裂开嘴,送给我一个灿烂的笑容,不似我的那般腼腆,而是哈哈的大笑,干净而爽朗,如同初升的朝阳,冲破云层,漏出来的那清晨第一束阳光。我呆住了,失神的看着她,我走近我,从我身边擦肩而过,笑声渐渐远去。

当我再一次回头看见她,只见她正仰着头,目光注视的前方,我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只见花园里一片翠绿的树林中,突兀的冒出一棵枯树,一只小鸟正唱着歌,在树枝上蹦跳。她一脸的微笑,就那样专注的看着,身后是密密斜斜的雨。

我真正确认她的精神有问题,是她做出的那个让我顿时脑袋里一片空白的举动之后。那天,才过七点,太阳已经开始咬人的脸,灰白的水泥地上,静静地躺着一片一片黑褐色的树影,我在树影下徘徊,她在树影不到的地方,向我迎面走来,看着我,忽然粲然一笑,嘴中念念有词,一只手撩起衣服,那件孔雀绿的绒毛衫被掀开,露出雪白的胸膛,没有穿内衣,两只 松垮的低垂到肚子上,我惊呆了,脸上顿时生出一片火辣辣的烧灼感来。连忙别过脸去,逃开。

她走的极缓慢,当我再一次走进她身边时,她看见我,立即展开笑脸,重复同样的动作,撩开衣衫,露出雪白的胸膛,两只像倒挂着的兔耳朵一样的 ,我看着她的脸,干净而正常,并没有什么不同,她嘴里艰难的吐出几个模糊的字眼,我一时羞愧难当,再一次逃开去,不敢正视她的脸,不敢再一次走近她的身旁。

树影渐渐缩小,终于消失没有了,太阳落在我的身上,热刺刺的,如同披着麦芒,一个念头忽然在心里一闪而过,真想把这衣服脱光,我吓了一跳,想到了她,回头看时,已经不见了她的身影。

她那几个模糊的字眼突然变得如此的清晰: 热,我热 。原来她的一只手不方便,想让我给她帮忙脱衣服,我却还以为她有什么非分之想。被她那惊世骇俗的行为,吓得不知所措,她那率真大胆的举动,猛烈的敲打着我那被世俗观念塞满的大脑,她对一个陌生人,竟然彻底的敞开胸膛。

我忽然一阵恍惚,到底是她精神失常,还是我精神不健康,到底是她精神不健康,还是我精神失常。

更年期心悸心慌食疗法
成都哪家白癜风医院
哪种避孕措施适合女性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