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期货

那是一个非常奇怪的夜晚美食

2021-01-12

那是一个非常奇怪的夜晚,我在海珠区骑行回来,才想到没吃晚饭,于是,在学校单车寄存处锁好单车后,就奔向离学校最近的那家小食店了。

我点的是麻辣烫,点的东西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多,点完之后我就在餐桌上坐了下来,继续听里自己下载的动情的歌曲。

没过文化氛围浓郁。建有仿真企业财务、银行、工商、税务的财经综合实训大厅多久,麻辣烫弄好了,我好像胃口很大,但又离狼吞虎咽的程度还很远,我也只是边看边夹一口,夹着夹着,一位大叔在我旁边坐了下来,点了一瓶啤酒,慢条斯理却又酒劲未尽喝了起来。

我太注意他,也没有想过要从正面去看他一眼,因为我不喜欢喝酒,也不相信自己会和大晚上跑出来喝酒的大叔成为朋友 哪怕是点头之交也不太可能。但我明显感觉到自己的余光里,大叔在观察我,即使是这样,我还是没有把头侧过去看他一眼。

接着,大叔再叫了一瓶啤酒,顺便跟老板说把桌子上这位大学生的夜宵也记在他那里结了。我一开始还真不明白那是意思,但想了一会儿,我不自觉地把头抬起来,望了大叔和老板一眼,只见他们相视一笑,我顿时明白了,大叔是要请我吃这一顿夜宵。

可我不认识这位大叔,大叔为什么会请我吃夜宵呢?我很疑惑,大叔主动跟我说话,我说大叔我不能让你帮我付钱,我得自己付钱,但大叔喝了一点酒,我说什么都不听,只是用微笑相对,而且他还跟我说,能跟我坐在同一张餐桌上,这是一种缘分,这餐他请我,俩人真的有缘分,下次还坐在同一张桌子上,那么就一定要留下我的号码。

我并没有感觉太奇怪,因为我也觉得缘分难求,大叔尽管穿着普通,但不像是坏人,但我还是保持着一点必要的警戒。大叔说他在外面跟朋友喝酒,酒劲还没有完,于是就来到这里继续喝酒,没想到见到了跟他儿子年龄相近的大学生。

说着说着,他讲到了他的儿子,他说他儿子快大四毕业了,他希望儿子不要利用他的资源和人脉,他希望儿子去到另外一个城市去闯荡,学会吃苦,而不是利用他现在拥有的优越条件,这样他儿子才会明白最珍贵的爱不是给你的一切,而是让你靠自己打拼出来的属于自己的。

大叔说的话好像是从心理酝酿出来的,句句都那么真,句句都那么动人,我想现在的很多富二代,都是被父辈的优越条件给害了,很多富二代的都很糜烂,我想大叔是要把他的儿子当作普通二代去培养。

大叔很早就想把他的儿子碾到广州之外的其它城市去发展了,他坚信他的儿子不会饿死,起码当他的儿子在把所有用于奋斗的钱都输掉时,他的儿子还可以乞讨,大叔就是要让他的儿子学会独自去承受外面世界的孤独和寒冷,独自去抵挡人世的冷漠和挫折,因为这样才可以让他的儿子真正独立起来。即使他的儿子真的不能在外地闯出一番事业,那也没事,就让他回来吧,家里有吃的,也石鸿斌:O2O有两件事有穿的,总不会把一个孩子饿死。

大叔似乎知道我是一名医学生,于是,他对我说以后要是像我那些正在实习的师兄师姐一样租他的房子,他一定给我打折。渐渐地,大叔又将自己的职业说漏嘴了,他原来是瑞士跨国公司华南地区某一种产品的技术总监和技术顾问,他算得上是一个成功人士,即便他今晚穿得极其普通,根本看不出他的高贵,但我看得出来,他是一个富有的人,无论是金钱,抑或是精神。

我也看得透,大叔一定是白手起家的,而且还经受过别人根本就看不到的苦头,我想到这里,内心对大叔有一丝丝的崇敬,大叔能主动和我说话,而且还帮我把夜宵钱给付了,这是我难得的荣幸,但我并不会太激动,我的内心也只是平静如水,我想我吃得差不多也该离开了。

大叔在我要离开的时候,告诫我有机会要让他的儿子和我交流,相互学习,相互促进。我知道这应该是很多父亲内心的想法,但有些父亲的想法变得畸形,把所有的优越条件都给了儿子或女儿,美其名曰 让他们少奋斗几十年 ,我想这种想法是可行的,但绝不是最合适的,因为每个人都需要经历一段痛苦的,有一些路需要自己一个人去把它走完,父辈的太多干预和指指点点,也许会有一些作用,但难免有揠苗助长的嫌疑和后患。

呼和浩特治疗前列腺炎多少钱
沈阳包皮过长治疗费用
满月宝宝胀气怎么办
标签
友情链接